香港學術情報室

【學術論文】策略地把香港文學放進世界:董啟章在《地圖集》的翻譯中之自我參與

題目:Strategizing Hong Kong literature in the world: Self-collaborative translation of Dung Kai Cheung’s Atlas

作者:Uganda Sze Pui Kwan

出處:A Century of Chinese Literature in Translation (1919–2019)

摘要:

本章討論香港文學翻譯新作,該作是二十年前的作品,由作者自行翻譯。這部英語翻譯是董啟章的Atlas: The archaeology of an imaginary city (2012),不只讓作者以投入的讀者這角色重新與作品連繫上來,同時讓作者能重寫和解構他的作品。然而,這不只是一場自我翻譯的精彩表演,像昆德拉(Milan Kundera)、貝克特(Samuel Beckett)和納布洛夫(Vladimir Nabokov)等雙語作家所作的。在這作品中,作者與另外兩位專業的翻譯拉鋸着彼此的詮釋權和批判論述。他對自己作品的著作權、詮釋權和重寫權被合譯這模式限制着。作者權在這種自我參與翻譯中如何被限制着呢?邊界在哪裡?而這中新模式的自我參與翻譯之動力學、融合和益處又為何?本章旨在辯稱,這些策略使得像香港文學這些弱勢文學得以獲得全球的顯示機會。

資料及圖片來源:https://www.taylorfrancis.com/chapters/edit/10.4324/9780429316821-11/strategizing-hong-kong-literature-world-uganda-sze-pui-kwan

香港學術情報室

【學術論文】重新發明「自然」:香港文學中生態烏托邦與文化的想像之研究

論文:Reinventing “Nature”: A Study of Ecotopian and Cultural Imaginaries in Hong Kong Literature

作者:余麗文(Winnie L. M. Yee)

出處:Prism 17.2 (2000): 244–263.

摘要:

就香港的文學再現之論辯,多是建基於香港所擁有的都市身份,把它定義為從漁村到大都市之轉化。自1997年主權移交至中國大陸後,論述集中在香港的特殊地位,反應出香港會被取代或成為中國另一個普通城市的焦慮。這對未來的焦慮外顯為生態的轉化,在社會領域(社會運動和有機社群)和藝術圈(獨立電影和文學)中顯現出來。本文檢視香港文學——吳煦斌(1949–)小說、董啟章(1967–)的文化實驗和近年出版關於植物的選集——以表明生態烏托邦想像和文化身份如何與香港歷史中不同的時刻扣連在一起。作者指出,香港文化中的生態轉向,為香港後殖民身份討論開出新的空間。

資料來源:https://doi.org/10.1215/25783491-8690380

Hong Kong literature, nature, ecocritical turn, ecotopian, post-19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