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學術情報室

【新書】不滅之城:香港的剝奪與反抗

題目:Indelible City: Dispossession and Defiance in Hong Kong

作者:Louisa Lim

書介

長期以來,香港故事一直被相互競爭的神話所支配:對英國來說,它是一塊沒有明確歷史的「不毛之地」;對中國來說,它自古以來就是中國土地的一部份,終於回到了祖國的懷抱。幾十年來,香港歷史不列入教程,特別是對香港人來說,掩蓋了香港作為避難港和反叛之地的起源。2019年爆發抗議活動,後遭北京不斷升級的鎮壓,作者——在香港長大、半華半英,為報導香港近20年的記者——意識到,她挖掘這個城市不為人知的故事,獨有優勢。

作者結合深入研究和個人敘述,對關鍵時刻投下了驚人的新目光:1842年英國接管,1997年回歸中國及北京試圖強加於香港的未來。《不滅之城》以遊擊隊書法家、業餘歷史學家、業餘考古學家及其他像作者一樣旨在將香港人置於自身故事中心的人為主角。貫穿這一切的是九龍皇帝,他標志性的街頭藝術,既體現了香港的身份,也激發了香港的身份——一個消失與重現、權力與無權、損失與再生的地方。

資料來源:https://www.penguinrandomhouse.com/books/646684/indelible-city-by-louisa-lim/

香港學術情報室

【評論文章】再冷戰的年代:再談《蕉風》、美援與史料問題

作者:張錦忠

出處:http://contemporary-review.com.my/2022/05/11/1-452/?fbclid=IwAR1f8ITOZFV7kthUaDRe7XtjF8powpfVQqcuIqxhshv4eZe089xYSJzKCT8

簡介

1955年11月,《蕉風》創刊於新加坡,彼時馬來亞仍未獨立,新加坡還是海峽殖民地。《蕉風》創刊主編方天一方面鼓吹「純馬來亞化」的文藝編輯策略,一方面自己身體力行,實踐寫實主義的書寫計畫(短篇小說、民間傳說采風),於是「純馬來亞化」就是直面南洋的環境、風土、社會、人物,體現其中的地方感性。日後方天北返香江,再離散北半球加拿大。在方天離開時,《蕉風》還是「半月刊」,之後由姚拓、彭子敦、白垚分工執掌編務,到了1960年,契可夫的景仰者黃思騁南來,成為《蕉風》的編者,一年後由另一位南來小說家黃崖接手。

上文的敘述其實涉及幾個史料問題:(一)《蕉風》為何創刊,主編為何是方天?他何時抵星?後何時離開《蕉風》,乃至香港以及友聯。(二)黃思騁編《虎報》,是在編《蕉風》同時嗎?他何時南來?後何時或為何到中化中學任教,何時返港?(三)黃崖何時接編《蕉風》?後來編至哪一期?何以離開友聯另創《星報》週刊?(四)在方天、黃思騁、黃崖之間的「零碎時間」或「間隔時間」,「補位」的姚拓、彭子敦、白垚的角色與工作是甚麼?

香港學術情報室

【研討會】在香港讀海洋

日期:2022年06月18日
時間:7:30 pm – 9:30 pm
地點:ZOOM 網上講座

講者:可洛先生(香港作家) 、鄒芷茵博士(香港作家,香港恒生大學中文系助理教授)、黃冠翔博士(香港教育大學文學及文化學系、中國文學文化研究中心博士後研究員)

簡介

香港環海,望海與渡海是香港人的日常。但是我們是否曾經想像海洋並思考海洋的意義?以「文學中的海洋」為主題,換個角度看我城,開始閱讀海洋,重新認識香港。

資料來源:https://www.eduhk.hk/lcs/tc/event/conference-618

香港學術情報室

【書會】2022香港文學作家對談系列三:香港的暴烈與溫柔之王証恒 《南歸貨車》

日期:2022年6月4日(星期六)
時間:2pm-4pm

對談:王証恒
與談人:丁珍珍(南洋理工大學中文系助理教授)

資料來源:https://www.facebook.com/readinginaturbulentworld/posts/423534199772558

香港學術情報室

【講座】香港早期文學裏的「公子哥兒」──近距離閱讀《紅豆》與《先生》

日期:2022年5月28日(星期六)
時間:7:30-9:30pm

主持:葉倬瑋博士(香港教育大學文學及文化學系助理教授)
主講:梁明暉博士(香港大學香港研究課程講師)
對談:黃念欣教授(香港中文大學中國語言及文學系副教授)

簡介:

  紅豆生南國,此物最相思。綜合文學刊物《紅豆》於1933年在南方小島創刊,以柔美多情之風格揭開了香港早期新文學之新頁。雜誌的文學作品包括新詩、小說、散文、評論、劇本及外國文學翻譯;藝術方面更廣及攝影、繪畫、漫畫,以至電影運動的專題討論,展現香港「文青」生活豐富多元的一面,近年亦引起不少學者的關注。

  《紅豆》的創辦人梁之盤與經理梁晃皆為「梁國英藥局」之少東,殷實的家境與廣泛的文人交誼,令雜誌能成為旋生旋滅的文學刊物市場中的異數,三年間共出版4卷24期。然而梁之盤的家族關係、教育背景、趣味性情一直只能存在於研究者的想像之中。是次沙龍邀得梁之盤的孫女梁明暉博士,分享珍貴的祖傳照片、手稿及信函文件等一手資料,並結合文化研究學者與梁氏後人的角度,笑談「一個二世祖的文學自肥活動」。與談人黃念欣除分享閱讀梁博士所藏物品之驚喜外,亦希望進一步提出梁氏兄弟及其創辦之《紅豆》與《先生》所代表的「公子哥兒」文化(dandyism),並重申檔案文物對香港文學研究的重要性。

資料來源:https://www.facebook.com/eduhkrccllc/posts/48856191015658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