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學術情報室

【學術工作坊】香港作為「方法」

香港作為「方法」的跨學科工作坊有三個主要目標:

  1. 讓研究生和教學人員有一個論壇,以便討論在人文學科和社會科學中與香港相關的學術議題;
  2. 以批評角度理解形塑香港研究作為新興學科的文本、機制和實踐;
  3. 透過就香港而出的批判問題,增強我們理解廿一世紀學術世界的跨學科性。

工作坊會隔星期會面,討論特定文本。

資料及圖片來源:https://sites.lsa.umich.edu/hong-kong-studies/

香港學術情報室

【線上講座】如何保育香港獨特文化及歷史?

題目:Hong Kong Studies: Beyond Hong Kong: A Conversation with Prof. Leo Shin

日期:3月20日
時間:上午10:00-11:30(香港時間)

簡介:

研究者、歷史學家和作家Leo Shin教授會分享他在UBC的倡議計劃,如何在香港轉變極快的政治環境中,保存香港獨特的文化和歷史。

資料及圖片來源:https://www.facebook.com/ubcHKStudies/posts/3477152949061266

香港學術情報室

【徵集論文】成為及不成為香港:香港研究研討會

題目:Becoming and Unbecoming Hong Kong: A Hong Kong Studies Symposium

日期:2021年7月177日

摘要:

香港正在過渡期之中,成為及不成為它所是。是次研討會「成為及不成為香港」邀請各方學者,不場域和學科,不計地域,不論年資,發表二十分鐘對香港研究之報告。近年,香港因着其急速改變的社會政治環境,成為國家關注和想像的中心點之一。我們一方對政治、政策和抗爭三者交集的研究感興趣,同時希望討會的範疇廣及歷史、政府、城市計劃、建築、醫藥與科學、飲食、電影、電視、宗教和其他領域。

資料及圖片來源:https://www.facebook.com/hongkongstudies/photos/a.492432531151883/1270630566665405

香港學術情報室

【徵集報告】香港流行文化:想像一個研究場域

「香港流行文化:想像一個研究場域」(Hong Kong Popular Culture: Imagining a Research Field)網上工作坊將於2021年5月1日舉行,現徵集報告。簡介如下:

是次活動為一個一日的網上英語活動,每位講員報告20分鐘,內容與香港流行文化相關。活動旨在創建出討論和對話的機會。

有興趣參與者,可於2021年2月15日前,遞交200字的摘要和一頁紙的CV。投稿和查詢電郵:hongkong.pop.culture@gmail.com

資料來源及詳情:https://keywordsasia.wixsite.com/website?fbclid=IwAR3lgb716hukpqHahoS4vo7_hrAsBPn2T2PIVcdBIywMx82O-AD-yXfJ0RM

香港學術情報室

【新書出版】帝國之間、民國之外:英屬香港與新加坡華人的經濟策略與「中國」想像(1914-1941)

原書名:Networks beyond empires: Chinese business and nationalism in the Hong Kong–Singapore corridor,1914–1941

出版社:季風帶
作者:郭慧英
譯者:郭慧英

書籍簡介

「中華民族」屬近代所建構的概念,於近世之中,海外華人與中國大陸對此一概念的理解有何差異?

閩、粵、潮、客等移居海外的華南地方族群,對「中國」之想像有何不同? 為何如此?

在二十世紀初,中國大陸國民政府乃至英治下的香港與新加坡,對「國貨運動」的理解與盤算有何不同?

「中華民族」並非自古以來自有永有之概念。在二十世紀初,中國大陸之政情﹑新加坡與香港的英殖管治﹑日本作為後起帝國在南洋的勢力擴張﹑移居海外的華南地方族群對其廣東與福建等不同僑鄉各異的關心之情﹑海外華商受全球經濟大蕭條影響的商業利益計算,都是形塑「中國」想像的各種不同力量。為此,在中國大陸與海外華人之間,中國民族主義精神有不同演繹。

換言之,中國民族主義興起,並沒有自動消弭各語言群之間的鴻溝與差異,自動統合各僑鄉聯帶的國家認同。在二次大戰之前,泛中國想像共同體仍未真正成形,廣東、福建、客家等以鄉音為基礎的社會網絡仍具重要影響力,對中國民族主義精神各有不同詮釋。一九一〇年代末,中國大陸民族主義精神以反日為綱;至一九二〇年代,英人被視為敵人;至一九三〇年代,日人再次成為公敵。中國大陸民族主義定義屢有變化,不同華商網絡之間的磨擦隨之而生,鄉緣聯繫最終消磨而非鞏固海外華人的中國民族主義意識。

在此脈絡下,我們應當重新審視新加坡與香港這兩個港口城市的歷史發展軌跡。於近世之中,新加坡與香港不只是英帝國殖民地,亦非只是日人眼中亞洲尚未開發的南洋。南洋華人自稱華僑,也不完全跟從中國大陸的政治領導。進一步地說,南洋並非只是中國大陸的延伸,而是一個獨特的政經與文化空間。這個空間以香港與新加坡為兩軸,香港接連廣東,新加坡接連福建,同時亦串連日本帝國的商業網絡(例如粵商的神戶-香港-新加坡商業網絡,或閩商在日本南進政策之下從基隆經爪哇各埠到新加坡的物流線)。與此同時,香港和新加坡的商業走廊,是在中國、南洋與日本帝國(包括臺灣)貿易交流與政治動員之中華商跨域活動的匯集處。這個空間的歷史,也因而是多重的流動史。

時至今日,中國大陸政府已逐漸操控中國與海外之間的各種流動。海外華人如何才能保存既有的多元自主文化空間?參考二十世紀初的歷史經驗,保存閩、粵、潮、客等華南語言,鞏固各華南語言族群的在地與跨域網絡,維護多元自主的民間社會,也許仍然是應對中國大陸官式民族主義的最佳答案。

繼續閱讀 “【新書出版】帝國之間、民國之外:英屬香港與新加坡華人的經濟策略與「中國」想像(1914-19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