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學術情報室

【新書】香港製片──港式電影製作回憶錄

書籍簡介

電影製作有個崗位叫「製片」,它每次都會在影片的片頭片尾字幕出現,但卻很少人知道它的工作性質,也有人會把「製片」跟「監製」和「製片人」混為一談,對電影行業以外的大眾來說,製片是一群面目模糊的工作者。製片職位的英文名稱是「Production Manager」,顧名思義就是電影製作的項目經理,負責拍攝前、中、後期大大小小的事宜,確保相關的人和事都順利推進。製片同時身兼劇組的客戶服務和危機處理工種,負責處理任何製作當中的突發狀況。

本書專訪十位製片,都是久經沙場的應變高手。在香港製作制度還不太健全的八、九十年代,拍攝外景的幕後故事往往比幕前還精彩,他們的經歷,也是香港電影史的一部分,十分不同輩份的香港製片,講述香港電影製作的經驗,也是香港電影近代史有趣的側寫。

受訪者:施南生、朱嘉懿、梁鳳英、李錦文、王雅琳、黃斌、鄧維弼、彭立威、林淑賢、戴栢豪。

本書作序:爾冬陞

香港學術情報室

【講座】香港的暴烈與温柔之梁莉姿 《日常運動》 、許雅舒《風景》《日常》

日期:31.07.2022(星期日)
時間:2pm-4pm

對談:梁莉姿、許雅舒
與談人:丁珍珍(南洋理工大學中文系助理教授)

簡介

關於梁莉姿小說集《日常運動》,香港作家李智良推薦道:「我認為本書尖銳之處,在於直面「兄弟爬山」不問路線與策略的倫理困境,及民粹式情緒動員的巨大反噬,沒有意圖為2019反修例運動再撰「史詩式」謳歌,而是以平視的角度,從人物所處的微觀脈絡,探詢經濟繁榮表象下的社會肌理,在長久累積的張力下遂成之裂變。暴力始於日常,允許極權與鎮壓的平庸與非政治人格,早就刻印在我們身上,在家庭,工作,學習與親密關係中不停預演。我們閱讀這些「衝突鑲嵌於生活裡,成為日常」的故事,也將重認各自平凡的臉,脆弱的身體與心靈。」

許雅舒的《風景》融合戲劇和紀錄,刻劃香港人於社會動盪下的命運,重塑已消失的風景和歷史。《日常》承接了許導演前作《風景》的創作方式,以數個核心人物作引,串連個人與社會兩個層面,混合戲劇、論述與紀錄,關注了人們在「後社運」的存在境況。

資料來源:https://docs.google.com/forms/d/e/1FAIpQLSdL3sHccn0DhWhU-cyZVpJJRcC8ANkIuRFElHzYAEfOztfnmw/viewform

香港學術情報室

【論文】異見的幻象:香港的新紀錄片語言

題目:Phantasms of Dissent: Hong Kong's New Documentary Vernacular

作者:Tiffany Sia

出處:Film Quarterly, Summer 2022, Volume 75, Number 4

摘要

《佔領立法會》和《理大圍城》描述了香港2019年殘酷的抗爭中的兩件關鍵事件,細節極為豐富,闡明了直接行動的混亂場面。考慮到製作人安全,兩部影片以集體製作及匿名的方式記述,它們對重新定義香港電影和「警察政治宣傳」(copaganda)這類型的紀錄片製作的慣例和倫理,提出形式上的挑戰。本文從從形式上考察《佔領立法會》和《理大圍城》,不只停留在電影的政治爭議和審查問題。本文對人面模糊作解碼,研究電影製作者如何完成一種超越監視電影的觀看方式──放棄單一的、暴露的主角的慣例,選擇匿名、模糊和幻象的群體──構成一種新的逃亡的電影語言。

資料來源:https://filmquarterly.org/2022/06/06/phantasms-of-dissent-hong-kongs-new-documentary-vernacular/
香港學術情報室

【新書】左文右武中師父 :劉家良功夫電影研究

作者: 彭志銘、 鄭政恆
出版社: 次文化堂出版社
頁數: 275

簡介

本書研究劉家良功夫電影,包括了至少兩個角度,一方面是香港電影民俗學的研究;另一方面是作者論,就是以劉家良作為一個功夫導演為中心去研究。關於劉家良的功夫電影世界,已有不少專文以至學術著作專章討論,但由於電影學者並不一定熟悉中國功夫武術,所以對於劉家良功夫電影的武學藝術,難有全面的認知。

本書加入了武術和武學方面的研究,大概而言,是史無前例。本書以劉家良的功夫電影為本,結合民俗學、作者風格、電影文本和武學四個方面作研究和對談。所有選談的電影都由劉家良擔任導演以及武術指導,最能夠反映他的功夫世界。

劉家良電影有一些特色和主題,包括:反對神打、崇尚真功夫、重視毀煉、尊重傳統等等,他又注視文化上的差異,中目之間以及新舊之間總有衝突,但人與人可以互相了解。看劉家良的電影,往往被他的功夫世界、各家武術、動作設計所吸引,而電影背後總有文化背景與文本源流。劉家良特別重視武德,和以德服人的道義力量,這是他電影中的核心信息。希望這本書,可以全面研究劉家良的功夫電影,事實上,他應該得到更高的評價。